手機版 | 網站導航
首頁 > 免費范文 > 詩句 > 滕王閣序王勃幾歲寫的_王勃寫滕王閣序

滕王閣序王勃幾歲寫的_王勃寫滕王閣序

詩句 | 2019-06-12 | 閱讀:
【www.yeixjm.tw--詩句】

  駢文形式要求非常嚴格,堪稱“格律文”。王勃的《滕王閣序》是在失望中充滿希望、在痛苦中不斷進取追求的精神是激勵后人的文化瑰寶。

王勃寫滕王閣序

  滕王閣序

  唐代:王勃

  豫章故郡,洪都新府。星分翼軫,地接衡廬。襟三江而帶五湖,控蠻荊而引甌越。物華天寶,龍光射牛斗之墟;人杰地靈,徐孺下陳蕃之榻。雄州霧列,俊采星馳。臺隍枕夷夏之交,賓主盡東南之美。都督閻公之雅望,棨戟遙臨;宇文新州之懿范,襜帷暫駐。十旬休假,勝友如云;千里逢迎,高朋滿座。騰蛟起鳳,孟學士之詞宗;紫電青霜,王將軍之武庫。家君作宰,路出名區;童子何知,躬逢勝餞。(豫章故郡 一作:南昌故郡)

  時維九月,序屬三秋。潦水盡而寒潭清,煙光凝而暮山紫。儼驂騑于上路,訪風景于崇阿。臨帝子之長洲,得仙人之舊館。層巒聳翠,上出重霄;飛閣流丹,下臨無地。鶴汀鳧渚,窮島嶼之縈回;桂殿蘭宮,即岡巒之體勢。(層巒 一作:層臺;即岡 一作:列岡;仙人 一作:天人;飛閣流丹 一作:飛閣翔丹)

  披繡闥,俯雕甍,山原曠其盈視,川澤紆其駭矚。閭閻撲地,鐘鳴鼎食之家;舸艦迷津,青雀黃龍之舳。云銷雨霽,彩徹區明。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。漁舟唱晚,響窮彭蠡之濱,雁陣驚寒,聲斷衡陽之浦。(軸 通:舳;迷津 一作:彌津;云銷雨霽,彩徹區明 一作:虹銷雨霽,彩徹云衢)

  遙襟甫暢,逸興遄飛。爽籟發而清風生,纖歌凝而白云遏。睢園綠竹,氣凌彭澤之樽;鄴水朱華,光照臨川之筆。四美具,二難并。窮睇眄于中天,極娛游于暇日。天高地迥,覺宇宙之無窮;興盡悲來,識盈虛之有數。望長安于日下,目吳會于云間。地勢極而南溟深,天柱高而北辰遠。關山難越,誰悲失路之人;萍水相逢,盡是他鄉之客。懷帝閽而不見,奉宣室以何年?(遙襟甫暢 一作:遙吟俯暢)

  嗟乎!時運不齊,命途多舛。馮唐易老,李廣難封。屈賈誼于長沙,非無圣主;竄梁鴻于海曲,豈乏明時?所賴君子見機,達人知命。老當益壯,寧移白首之心?窮且益堅,不墜青云之志。酌貪泉而覺爽,處涸轍以猶歡。北海雖賒,扶搖可接;東隅已逝,桑榆非晚。孟嘗高潔,空余報國之情;阮籍猖狂,豈效窮途之哭!(見機 一作:安貧)

  勃,三尺微命,一介書生。無路請纓,等終軍之弱冠;有懷投筆,慕宗愨之長風。舍簪笏于百齡,奉晨昏于萬里。非謝家之寶樹,接孟氏之芳鄰。他日趨庭,叨陪鯉對;今茲捧袂,喜托龍門。楊意不逢,撫凌云而自惜;鐘期既遇,奏流水以何慚?

  嗚乎!勝地不常,盛筵難再;蘭亭已矣,梓澤丘墟。臨別贈言,幸承恩于偉餞;登高作賦,是所望于群公。敢竭鄙懷,恭疏短引;一言均賦,四韻俱成。請灑潘江,各傾陸海云爾:

  滕王高閣臨江渚,佩玉鳴鸞罷歌舞。

  畫棟朝飛南浦云,珠簾暮卷西山雨。

  閑云潭影日悠悠,物換星移幾度秋。

  閣中帝子今何在?檻外長江空自流。

  古代詩文中,有很多因妙用一字而倍受后人稱贊的事例,如王安石的“春風又綠江南岸”中的“綠”字,張先的“云破月來花弄影”中的“弄”字等等。但很少聽說缺出來一個字不寫,也同樣受人稱贊的事例,然而,卻確確實實有這樣的事。

  很多朋友都讀過唐代文學家王勃寫的《滕王閣序》,這篇文章在中國文壇留下了千古美談。而王勃在《滕王閣序詩》中缺了一個字卻引起人們百般猜測、補充,最后竟以千金懸賞,卻鮮為人知。

  這話還得從王勃那次到南昌說起。王勃到南昌時正趕上都督閻伯輿的宴會,一氣呵成《滕王閣序》,最后寫了序詩:

  滕王高閣臨江渚,

  佩玉鳴鸞罷歌舞。

  畫棟朝飛南浦云,

  珠簾暮卷西山雨。

  閑云潭影日悠悠,

  物換星移幾度秋。

  閣中帝子今何在?

  檻外長江 自流。

  這首詩境界遠大,文筆優美,實非一般詩可比。但令人遺憾的是當時王勃卻最后一句空了一個字不寫,呈上序詩便揚長而去,直奔江邊。

  當人們慢慢欣賞這首詩時,卻有人忽然叫道:“怎么結尾空了一個字沒有寫?”眾人近前一看,果然看見詩末空了一個字。閻公道:“只怕是我等輕慢了王郎,故空一字作難大家來猜,大家就猜猜罷。”

  眾人在贊嘆之余也紛紛躍躍欲試。有人便說是個“獨”字,有人說是“船”字。問到閻公的女婿吳子章,他冥想苦思了好久,說是個“水”字。閻公面露不悅之色,說:“獨字太淺,不合王郎詩境;船字太俗,不足論;水字太露,毫無詩意。”眾人琢磨良久,竟然沒有想出佳句來。

  閻公一邊嘆息一邊若有所思地問:“此時王勃船到何處?”衙衛答:“最快可到豐城。”

  閻公一聽,面色一喜,急忙下令:“你快馬先追王郎,千金求其一字。”衙衛得了都督之命,快馬加鞭,追上王勃。衙衛說明來意,王勃笑之,說:“王勃乃一介書生,豈敢戲弄都督大人!我將這一字寫在你手心上,你定要握緊拳頭,見了都督方可伸掌,否則此字會不翼而飛。”

  衙衛回到府衙,在閻都督面前伸開巴掌,竟空無一字。閻公猛然自語:“怎么會空空如也,空空如也呢?千金難買一字啊!”猛然一驚,莫非是一“空”字。

  “妙哉!好一個‘空’字!”眾人附和稱贊,“絕妙!奇才!”

  閻都督拍案稱絕:“‘閣中帝子今何在?檻外長江空自流。’這個‘空’字用得妙,萬千感慨,盡在這個‘空’字上。”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yeixjm.tw/wenxue/205335/

推薦閱讀

詩句熱門文章

福彩中心主任泄密